九天神皇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:王冠落地

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:王冠落地

  对于赌徒而言。

  当他们已经输的一无所有时,自会毫不犹豫的妄图使用一切的手段,试图连本带利的挣回来。

  现在的安德烈斯爵士,心态大抵也是如此。

  总督府里的人沉默着。

  对于安德烈斯爵士的‘建议’,他们首先感受到的乃是刺骨的寒意。

  可是……情况已经糟糕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,还能有什么,比现在更加糟糕呢。

  借款,继续……只要坚持下去,那么……就可守得云开见月明。

  微跌的球茎,价格依旧还在拉锯,偶尔微跌,偶尔又微升。

  可那数之不尽的倾销,也还在继续。

  安德烈斯有些开始怀疑人生了。

  因为……他无法理解,怎么这世上,竟有如此之多的球茎。

  这些球茎,到底从何而来。

  西班牙的海军,打探到有打着北方省旗号的商船绕过了葡萄牙,向北非方向而去。

  可海军打算伏击时,竟发现了大明的船队,这些在此接应的船队出现时,立即引起了西班牙舰队的警惕。

  他们不敢贸然追近,可当他们呼唤了主力舰队来时,那些舰船,早已远去了。

  舰船一旦出了海,在这个没有雷达和卫星的时代,想要寻觅其踪迹,不啻是大海捞针,除非对方沿着既定的海路而行……而且,哪怕是要做到伏击,也是极不容易,毕竟,整个西班牙王国海军,不可能做到随时出击,成本太高昂了。

  本身国库就已经紧张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,捉襟见肘。

  这是明人的阴谋?

  安德烈斯爵士后知后觉。

  此时,已到了第四天。

  倾销还在继续。

  储备金几乎已经一空,甚至……他们还赊欠了大量的商人的贷款。

  可是……那球茎,却还是源源不绝,继续兜售。

  要完蛋了。

  安德烈斯爵士心彻底的寒了。

  当有官员来总督府奏报,又有三个仓库的货,正在疯狂倾销的时候,总督府内,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。

  安德烈斯爵士脸色苍白如纸:“还能够收购多少?”

  “阁下,储备金已经没有了,我们……已经被吸干了。”

  “阁下……”有人冲了进来,道:“消息走漏了。”

  消息走漏了……

  安德烈斯爵士打了个寒颤。

  消息……怎么就会在这个时候,不偏不倚走漏了。

  唯一的可能就是……这是他的对手散播出去的。

  “立即澄清消息。”

  安德烈斯果断的下达命令。

  可随后,他脸色蜡黄。

  澄清消息……储备金已经告罄,也就是说,各国联合起来,几乎掏空了国库,甚至不惜借贷的金银,已经彻底的清空了,一个铜板都没有留下,在这个时候,拿什么区澄清消息。

  安德烈斯爵士一屁股跌坐在了椅上,他双目无神的看着虚空。

  “阁下……”一个又一个可怕的消息传来。

  “消息已经传遍了,现在所有人,都在兜售他们的球茎,到处都是,市场已经混乱了,人山人海……”

  “阁下……阁下……”

  安德烈斯爵士猛地从椅上跳了起来:“立即逮捕那些凶徒,我们失败了,那就让他们陪葬吧,派出我们的士兵……士兵!”

  总督一脸死灰的接受了命令。

  欧洲沉沦,已经不可避免。

  他已无法想象,在各国的财政被洗劫一空,在各个阶层的财富一夜之间化为乌有的时候,会发生什么。

  享受了数十年殖民红利的欧洲,现在……已经站在了悬崖上。

  而现在……在被毁灭之前,他必须带着士兵,将那些该死的人统统逮捕。

  可是……

  街道上到处都是混乱。

  到处都是走上街头的人们,他们拿着自己的球茎,惊慌失措到居然向路人兜售。

  就在清晨时候,球茎的价格,还是二十多金币。

  可在一个时辰之后,当消息散播,这球茎,居然已经不值一钱了。

  一个铜板都兑换不到。

  因为每一个人,都在兜售他们的球茎,疯狂的人,甚至拦住了总督和上百名士兵的道路,他们拿着球茎,弓着身,乞求着道:“先生,行行好吧,三个金币,我的球茎,是世上最好的……”

  “滚开!”总督心里想,我的球茎更多,一个金币你要嘛?

  很快,身后的士兵开始变得犹豫起来。

  有一个家伙,溜了。

  看到街头上如此恐怖的场景,想来他也拿自己毕生的积蓄,换了球茎,寄望于能够升值。

  这士兵一走,其他的士兵更加的不安。

  远处,愤怒的人开始将球茎砸在了地上,这球茎啪嗒落地,摔成了两半,一股浓重的大蒜味便散发了出来。

  到处都是大蒜的味道。

  人们看到了士兵,有人怒喝道:“就是他们,就是他们……”

  愤怒的人们,才不管是谁洗劫了自己。

  因为洗劫自己的人,可能远在天边。可是出门左转,总能找着总督大人。

  以往谦卑的人们,在绝望之下,已经疯狂了。

  那种一夜之间一切化为乌有的滋味,足以让任何温和的人,变成强盗。

  起初的时候,他们是用球茎朝着士兵身上砸去。

  愤怒的士兵试图反击。

  可随后,这样的人越来越多。

  当总督带着士兵艰难的寻到了几个库房,发现这库房里,还有没有抛售完的球茎时,这里已是人去楼空了。

  他们艰难的开始搜捕了几个协同出货的商人。

  商人们战战兢兢的看着他们,告诉总督,和他接触的,是个约克的英国商人,英国商人只是委托他们进行贩卖而已。

  在花费了半天的时间,查到了约克的踪迹时,这位英国商人则老实交代,他受雇于一个葡萄牙人。

  而至于那位葡萄牙人,却早已不见踪影了。

  士兵们封锁了港口。

  这里早没有了船只出入。

  直到有人告诉他们,在海外有一处岛屿,那里曾被人租下来,有许多可疑的人出入,于是,总督带着水兵,抵达了岛屿。

  岛屿里,一切如常,倒是兴建起了一些设施,可是……依旧是人去楼空。

  据说早在两天之前,这里的人,就坐上了船,不见了踪影。

  北方省的一支小舰队已经预备出发,要将这些该死的骗子绳之以法。

  安德烈斯爵士一面下达了这样的命令,一面,有信使带来了更坏的消息,北方省的舰队,袭击了港口,他们宣布叛乱。

  而理由很简单,绝大多数的官兵,已经破产,他们已经预期到西班牙已经支付不起他们薪水。

  现在到处都是混乱,人们朝不保夕的情况之下,不满和怨恨已经滋生。

  原本奉命出海的舰队,早已明白,大海茫茫,他们根本追击那些商人,于是,愤怒的官兵,决定有所作为。

  他们悬挂上了代表荷兰的旗帜,杀入了港口,非但没有得到抵抗,反而很快,得到了无数人的欢迎。

  人们愤怒的咆哮,无数人跟着水兵,迅速的在市政厅里,升起了新的旗帜,并且宣布,北方省,不再接受残暴的西班牙王室统治。

  总督已经被杀死,一名贵族战战兢兢的,被士兵们拥戴着戴上了王冠。

  而至于安德烈斯爵士……他手里提着鹅毛笔,一脸错愕的看着信使。

  信使道:“阁下,我们应该立即取道法兰西,回到西班牙去,这里已经被愤怒包围了,到处都是叛军,他们已经失去了理智。”

  安德烈斯道:“其他的客人呢?”

  “都已经走了。我们应该向南走,通过洛林进入法国,因为法国北方诸省,也有bao乱的倾向,许多人声称要杀死国王,绞死商人。”

  安德烈斯一脸痛苦之色:“这群野蛮人!”

  事实上,没有人比安德烈斯爵士更加痛苦了,一方面,乱民们四处在寻找他,与他势不两立,到处都是要绞死他的呼声。可是……哪怕是回到了西班牙,那又如何呢,他将成为替罪羔羊,同样被王室所憎恶。

  人们只会将一切的错误,都归咎于他。

  可事实上,从他奉命来到北方省的那一刻起,他都没有选择的。

  “命运哪……”他发出了一声感慨。

  而后理了理自己头上的白色头套,衣冠楚楚的站的笔直:“这只是个开始,不是结束。”

  他朝自己的随从道:“很快,这里将会一片狼藉,到处都是战火,王冠将掉落在地,数不清的城堡,将失去他们的主人,所有的财产,都会贱卖,谁拥有金币和银币,就会成为这里的主人,我深信,那些该死的人,他们不会逃远,用不了多久,他们就会改头换面的回来,或许下一次,他们就自称自己是法兰西人或者是英国人,又或者是威尼斯人,不管他们是什么人,这个人将会轻易的拾起掉落在地的王冠……可是……”

  安德烈斯爵士痛苦的闭上眼睛:“没有人会记得,这群人曾是巧言令色的骗子,是窃取了惊天财富的强盗,人们只会记得,他带着巨额的财富,登上陆地,成为许多人的大恩人。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第三章送到,求点月票。

  

  https://www.cdzdgw.com/35_35689/435115951.html
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dzdgw.com。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dzdg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