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天神皇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:普天同庆

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:普天同庆

  弘治皇帝顿了顿,他敲了敲案牍,而后肃容道:“毛纪胡言乱语,坏人心术,朕本欲诛之,奈何此人,原来犯的,竟是脑疾之症,且病情严重如斯,姑念其原来是疯病发作,朕就饶了他一回,西山医学院,好生救治。”

  大局已定。

  还不等所有人松一口气。

  弘治皇帝却是冷然道:“可是……”

  这天底下,最怕的就是可是二字。

  弘治皇帝道:“可是……这么一个疯人、妄人,患有如此严重的脑疾,他的胡言乱语,却在朝中,得了如此之多的人的吹嘘,这上上下下,都在为这么个疯子唱赞歌,那些进上来,吹嘘他的奏疏,还在宫里呢,上书的人,个个都是位列朝班,是朕的肱骨之臣,朕想问问,一个疯子,怎么就蛊惑了这么多人,怎么就让这么多人心甘情愿,为之叫好了?”

  堂中沉默了。

  奏疏是有记忆的。

  这世上,每一件事,你说过什么,做过什么,都会有记忆。

  哪怕你没有上过奏疏,留下白纸黑字,可你总说过点什么吧,要不要将你的仆人,将你的妻妾,你的亲朋好友都拉来,当庭对质?

  方继藩脸一红,一副幽怨的样子。

  弘治皇帝自觉地自己有些失言:“继藩,毛纪的病,是否比你的病情,更加严重?”

  “对,对,对,他的脑疾,已到了病入膏盲的地步,儿臣……病情已经得到了控制。他属于疯子之列,儿臣还差得远。”方继藩有点无语。

  脑疾也得有个三六九等的才是。

  不然,自己也是脑疾,开设了西山书院,却也有很多拥趸者嘛,那这咋算?

  所以,一定要先解释出脑疾的分别。

  许多人已经开始战栗了。

  每一个人都巴不得毛纪是个疯子,这个家伙是疯言疯语,可每一个人,却又巴望着,自己从来不认识什么毛纪。

  弘治皇帝目光严厉起来:“怎么,现在都装傻充愣了,需要朕一一将诸卿点出来?”

  许多人已是吓得魂不附体。

  那陈丰忙是拜倒:“陛下,臣……万死之罪,臣从前,确实受过毛纪的蛊惑,此人虽是个疯子,可是……可是……最擅长蛊惑人心,臣……该死。”

  “臣万死……”

  “万死……”

  一下子,众人纷纷拜下,个个魂不附体状。

  弘治皇帝站起来,俯瞰着这些臣子:“这些年来,反对新政者,如过江之鲫,可从新政之中得利者,亦是数不胜数。朕放手让太子和齐国公去办新政,为的,是国富民强,新政到了今日,已初见成效,朕广开言路,不是让你们胡言乱语的。从今往后,再有非议新政者,朕绝不轻饶。”

  弘治皇帝说到此,顿了一顿:“至于卿等,看来在新政之中,也谋取了不少的好处,却跟随着一个疯子,也跟着胡言乱语,你们要朕,怎么处置你们呢?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众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

  他们面如死灰,尤其是那陈丰,他是都察院右都御史,所以从前跳的最厉害,曾连上三本奏疏,吹嘘毛纪,他几乎要哭出来:“陛下……臣……”

  弘治皇帝看向方继藩:“继藩,你看怎么处置?”

  方继藩道:“陛下,儿臣性格耿直,不喜欢弯弯绕绕,而今,一切都已真相大白,不如,一并将他们拉下去砍了,免得看了烦心。”

  方继藩……这……狗东西!

  就知道这狗东西,他没有好话。

  陈丰等人,顿时眼泪磅礴,若是此时,被砍了脑袋,这死的也一点都不值啊。

  就算死了,也是遗臭万年。

  所谓身与名俱灭,便是如此。

  众人纷纷道:“陛下饶命,饶命啊。”

  弘治皇帝冷哼一声:“饶命,当初非议太子时,可曾想到今日吗?”

  陈丰等人战战兢兢,此时,竟是接不上话了。

  “陛下,臣有一言。”陈丰突然大声嚷嚷:“臣以为,新政到了现在,已是势在必行,刻不容缓了。”

  “噢?”弘治皇帝笑吟吟的看着陈丰。

  陈丰顿了顿,继续道:“臣忝为都察院右都御史,眼看新政有此绩效,心中喜不自禁,臣以为,新政不但要推行,还要广而告之,毕竟,我大明江山万里,而新政暂时,只局限于京畿,再向外扩展,也不过是江南一带受了些许的影响,可我大明关内现有两京十四省,更别提各个都司了,不知有多少地方,被群山所缭绕,受制于山川河流,陛下啊,长此以往,臣窃以为……这于宣教新政,大为不妥。”

  “卿家的意思是……”弘治皇帝沉眉:“应当先让新政深入人心?”

  “陛下真是圣明哪。”见陛下上了钩,陈丰打起了精神,他不能死,他还要留着有用之身,人死如灯灭,最重要的是,自己还欠着债呢,自己没了,儿孙们怎么还:“平时朝廷一直都在说教化、教化,其实……教化不是没有用,只是那毛纪口称的教化,用错了地方,臣窃以为,这教化已是势在必行,只是这教化,却是新政的教化,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,言不顺,则事不成。如何深入各省、各府、各县,宣教新政的好处,鼓励读书人们,学习新的知识,已是刻不容缓了。尤其是那偏乡之地,更是要紧。”

  弘治皇帝听罢,若有所思。

  右都御史陈丰,还是很有水平的。

  其他大臣们陛下面上的杀气缓和,纷纷点头:“陈公所言甚是,臣等附议。”

  弘治皇帝皱眉,看向陈丰:“那么陈卿家,如何教化?”

  “先立章程,召科学院以及翰林院的大儒们,共同制定一个宣教的母本,此后,召百官学习,再下发各处州县,尤其是各省提学、各府学正官以及各县的教谕,先要让他们明白新政的好处,才可渐渐改变地方上的风气。可人的心态就是如此,想要让人改变观念,谈何容易,朝廷还需任命巡学官,挂职入各省、各府、各县,巡查各地学官的宣教,以防下头的学官敷衍了事,欺上瞒下。

  所有的巡学官,非要在京师接触过新政,对新政极力支持的人不可。不只如此,各地的教化,还需切实的影响当地父母官的政绩。还有那求索期刊,要勒令各府各县定制,搁在公学里,供读书人传阅,若地方上,有对新学感兴趣,又对新政有所了解的读书人,可令学官保送至西山书院读书,学习数年,再放回地方……”

  他说的口干舌燥。

  方继藩站在一旁,不禁惭愧。

  说实话。

  自己是两世为人,靠着上一世的先进知识,来碾压这些古人。

  可论起怎么办事如何布局全局,还有如何将这些先进的知识,化为理念甚至是纲领,自己怕是连陈丰这样的人渣都不如。

  弘治皇帝若有所思,他看向谢迁:“谢卿家以为如何?”

  谢迁沉吟道:“此谋国之言,臣深以为然。”

  弘治皇帝长舒了一口气,道:“陈卿家……”

  陈丰忙道:“臣在。”

  弘治皇帝道:“陈卿家是支持新政,还是反对新政。”

  “臣此前,被人所蒙蔽,一时糊涂,可现在,已经幡然悔悟,臣极力赞成新政,恳请陛下明鉴。”

  弘治皇帝脸色缓和:“既然是一时糊涂,那朕就赦卿无罪吧。”

  陈丰面带喜色:“陛下虽是宽宏大量,饶恕了臣,可臣惭愧啊,自此之后,一定面壁思过,反躬自省……”

  弘治皇帝微笑:“你既极力赞成新政,且你的提议,朕倒是觉得可行,不错,为了免使再有毛纪这样的人鼓动人心,看来,这新政的教化,已经势在必行了。卿家在京中,对新政和新学,都有所了解,这巡学官,你做头一个,待拟定了新政之后,保留你的原职,依旧还为右都御史,朕敕你为琼州府巡学,去琼州,宣教新政!”

  陈丰的笑容,逐渐凝固。

  “……”

  琼州府……

  卧槽……

  琼州是天涯海角啊。

  那儿,现在到处都是土人。

  袭杀官员的事,时有发生。

  不只如此,要去那里,要行数千里,到了海边,还需渡海,这一去……啥时候能回来?

  这……是个啥子巡学,这是流放啊。

  陈丰张口,想说什么。

  弘治皇帝道:“这琼州,悬于海外,只有陈卿家去,朕才放心。陈卿家,定要好好的宣教,等你宣教有成,朕再召你回京,到时,自有重赏。”

  陈丰一口老血要喷出来。

  皇帝说的是重赏。可他听到的却是,等你成功了,就回京,不成功,就死在琼州吧,别回来了。

  这是故意的,肯定是故意的。

  可此时此刻,陈丰却是大气不敢出,叩首:“臣……臣……”他哭了,泪流满面:“臣遵旨。”

  “至于诸卿呢?诸卿都支持新政吗?”弘治皇帝笑吟吟的看着那些跪在地上请罪的诸臣。

  这些人,清流居多。

  这些个清流,现在心里已经开始骂了,陈丰你这狗东西啊,你这出的是什么馊主意!

  …………

  第二章送到,今天依旧暴更,五一的活动开始了,大家努力支持,老虎努力更新,男耕女织,欧耶。

  https://www.cdzdgw.com/35_35689/436953637.html
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dzdgw.com。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dzdg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