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天神皇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:陛下,发大财了

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:陛下,发大财了

  “刘先生。”王不仕笑吟吟的看着刘文善,用极敬重的口吻道:“刘先生想来一定知道,这个章程一旦放出去,会发生什么吧。”

  刘文善微笑的看着王不仕:“知道。”

  王不仕道:“若是此时,刘先生拿出一点银子,投入进股市之中,一定受益匪浅。”

  刘文善依然微笑。

  王不仕道:“我想问一问,刘先生可有这样的想法吗?”

  “人都有贪欲。”刘文善目光瞥了一眼王不仕脖子上的大金链子。

  这是何其大的金链子啊,金光灿灿,刺瞎人的眼睛,难怪,王不仕要戴上墨镜,只有墨镜,才能屏蔽掉这金链子的光辉。

  刘文善继续道:“可是,恩师平日教导我,做人要懂得安贫乐道,做学问,讲究的是以天下人为己任,我学经济,为的是天下人的富庶,而非一家之富,财富可以换来美人,可以换来锦衣,可同样,财富也可以换来天下苍生的安居乐业。这便是我钻研经济的原因,愿一辈子穷经皓首,研究出经济之理,如我的恩师一般,救济苍生,为天下人谋福,至于自己……”

  刘文善摇头微笑:“若如此,那么,我有何面目,做恩师的弟子呢,恩师所传授的,乃是治国平天下的大道理,用这样的大道理,去满足自己的私欲,那么,我便不配为恩师的门徒了。”

  说到此处,他目光幽幽:“和诸师兄弟们比起来,我是一个资质平庸的人,唯一能从恩师身上,传承下来的,可能不是学问,而是恩师那宛如青松一般,心怀苍生的品德了。若是连这个都失去……那么,我还剩下什么呢?”

  王不仕吸了口气,道:“可是……你的恩师……他很富有。”

  刘文善淡淡的道:“那也是为了苍生,恩师聚财,是为了收容更多的流民,是为了他们的福祉。”

  “可是我看令师生活也很奢侈。”王不仕不甘心。

  刘文善面上不为所动:“恩师奢侈,只是表面,你没有看到恩师为国为民的心意,恩师借此自污,自然有他的良苦用心。”

  王不仕:“……”

  刘文善淡淡道:“现在,陛下令你我二人,修订这章程,这章程出来,自是天下振奋,我明白你的意思,你心里一定在想,若是事先,拿出银子来,私购一些股票,到时,这银子,少说可以翻番。王学士,你太瞧不起我刘某人了,论起经济之道,我刘文善,自问没有人可以与之相比,若要牟利,现在,只怕早已身家千万了,可是……这个章程的制定,本就是要形成规范,制定出规矩,只有让这个规矩公平公正,才可以让所有的股东满意和接受。”

  刘文善顿了顿:“让股东们,去监管如此规模庞大的产业,甚至有些产业,还和国计民生息息相关,这本身,就已引起了庙堂中不少大臣的不满,也让无数的士人,为之侧目。他们正愁,寻不到理由来攻讦,我们,怎么可以监守自盗呢?只有我们自己秉持着公正,尽力去做到完美无缺,才可以堵住天下人的悠悠之口啊。经济之道,便是利用人的贪婪,以及对于钱财的向往,去让资金流动起来,富国富民!经济乃是手段,富国富民,才是我们最终的目的,因而,天下人都可以有贪欲,每一个人,都可以有对金钱的渴望和向往,唯独你我……”

  刘文善深深的凝视了王不仕一眼:“唯独你我二人,在制定规矩时,却万万不能有。”

  王不仕若有所思,他朝刘文善毕恭毕敬的道:“刘先生实是令人钦佩。”

  刘文善道:“不,这世上,最令人钦佩的,乃是吾师,他的德行,我这做弟子的,便是拍马也不能及。”

  王不仕皱眉:“可是我听说,世面上有人开始大肆收购股票,我想……”

  刘文善厉声道:“空穴来风的事,岂可胡言?你这般诽谤我的恩师,是何用心?”

  王不仕讪讪道:“惭愧,惭愧。”

  刘文善不想搭理这个满身铜臭的家伙,这家伙很令人讨厌,不过,他还是打起精神:“方才,我们议论到哪里了,噢,关于证券市场的监督,严防内部消息,以及对内部消息督查……”

  …………

  一个多月之后,当足足有六万九千多字的章程终于送进了宫中。

  一下子……京师震动,天下哗然。

  所有人都疯了。

  权利!

  这两个字,足以打动所有商贾们的心。

  商贾们只知道挣银子,不知疲倦的挣银子,对于权利二字,他们是不关心,甚至是不敢去想的。

  在这个话语权统统操持于士人之手的时代,没有人敢于去争夺这个,这是找死。

  数百年来的贱商思想,早就将商贾们的骨头打断了、揉碎了,足以让他们绝不敢滋生出一丁点冒犯的念头。

  商贾是贪婪的,他们犹如一群流着浓疮的怪物,他们生在这个世间,便是最丑陋的面孔,他们总是为了利益,敢于践踏律令,甚至敢于在灾年时,为了私利,而害人性命。

  可并不代表,他们无用,也并不代表,他们只能是案板上的鱼肉,任人宰割。

  这份章程,竟是规范了商贾的权利。

  当商贾投了银子,得了股份,除了分红之外,就该享有许多东西。

  于是乎,证券市场沸腾了。

  股东局将搭建起来,按照股份的多寡,成立股东大会,股东大会将选择出经营的代理人,对代理人进行监管,甚至,他们有权利发起罢免。

  不只如此,股东们可以随时监督一切建造和运营中产生的问题,并且,代理人有义务,进行合理的解释。

  对于所有市面上不负责任,关系到股票涨跌的言论,都必须控制,任何不负责任的言行,都将进行调查。

  所有股票的买卖,都将进行监管……

  六万多字里,将无数的行为,做了规范。

  还有一条,让人觉得透心凉。

  股票……及其收益,非谋逆大罪,不得查抄。

  好家伙……

  这才是最狠的。

  所谓抄家灭族,在这个时代,虽不普遍,可现成的例子,也是不少的。

  这一条,其实有些多余,因为……若是非要栽你一个谋逆大罪,你也无话可说。

  不过……

  显然……这玩意写上了条文,足以让人吃一颗定心丸了。

  人们针对着每一个条款,议论纷纷。

  更多人,疯狂的买进股票。

  因为……几乎每一个股票,都在暴涨。

  宫里的人,暗暗在证券市场里,不断的将这里的消息,送入宫去。

  “陛下……陛下……暴涨,暴涨了。”

  宦官激动的手舞足蹈。

  弘治皇帝高兴的不得了。

  这章程,自己已经朱批了,直接让司礼监送去内阁,让内阁讨论一番,接着,就要预备公布天下。

  内阁似乎想要讨价还价一番,不过显然,他们决心再股监会上头进行争取。

  毕竟,陛下铁了心要干,谁也拦不住。

  而这章程之中,也并非完全没有用处,百官们认为这有点对于商贾们过于纵容。

  好在,条文里有关于对证券市场进行监管的规矩,那么……不妨就在内阁之下,设置一个股监会,任命官员,对其进行监管,如此……内阁这边,也好给百官们一个交代,

  弘治皇帝听罢,倒是显得很淡然,他轻描淡写的看了宦官一眼。

  “暴涨,涨了多少?”

  这宦官激动的额上冒着青筋,报喜是宦官们最爱干的事,莫说真有大喜事,哪怕是没有喜事,他们也总能创造出喜事来皇帝面前露露脸。

  “铁路局那边……”

  弘治皇帝打断宦官:“只说幸福集团。”

  “幸福集团,已从每股一两二钱银子,今日,涨到了一两五钱,这才开盘四个时辰,每股净盈三钱银子,陛下……几个时辰,内帑,就净赚了数十万两银子哪。”

  弘治皇帝激动的面上通红。

  卧槽……

  敢情朕上半辈子,成日都在省钱,扣扣索索的,半辈子,也没省出多少银子来。

  好家伙。

  这几个时辰,就是数十万……不对,不是数十万……

  弘治皇帝心里开始飞快的计算,发财了,发大财了,转眼之间,就是八十七万五千三百六十九万两纹银……

  弘治皇帝深吸一口气:“朕……知道了。”

  他尽力用平静的语气。

  可是,他心还是跳的很厉害,四个时辰,就如此,那么朕现在,算不算是……只一刹那过去,或是朕只饮一口茶的功夫,这千儿八百两银子,就到手了。

  世上……竟有这么好挣的银子。

  他目中放出光来:“好了,在收市之前,每个时辰,都命人入宫来奏报。噢,对了,铁路局和四洋商行,也涨了不少吧。”

  “陛下,幸福集团,乃是新股,因而涨的快,四洋商行和铁路局,显然就相形见拙了不少。”

  果然……是如此啊。

  弘治皇帝面带微笑,一切都在朕的掌握之中。

  …………

  第三章送到,这几天更新有点晚,主要是得在医院照顾着,求点月票吧。

  

  https://www.cdzdgw.com/35_35689/439340307.html
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dzdgw.com。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dzdg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