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天神皇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九百七十七章:敢笑儒生不丈夫

第九百七十七章:敢笑儒生不丈夫

  萧敬能说什么。

  想说的,他不敢说。

  所以,他只是保持微笑。

  弘治皇帝忍不住道:“太子……现今在何处,近日,都不曾见他了。”

  “陛下。”萧敬道:“殿下在铺铁轨呢。”

  还在铺。

  那是银子啊……

  弘治皇帝的心在淌血。

  他甩甩脑袋,决心清空自己的思想,不去多想这些事。

  …………

  方继藩大肆的开始购买物资。

  各种的药品,管他治疗什么的,都给我来几千斤,还有武器,大明的制式武器,方继藩实是觉得有些不靠谱,做工太低劣了,于是乎,只好自己来了。

  至于天子怪罪,怪他呢,自己的爹要紧。

  于是乎,一个叫西山菜刀作坊的兵器坊便是落成了。

  火器肯定要带,不过十之八九,还是朝廷的火器。

  不过方继藩深知,这个时代,冷兵器依旧还是占据着主流,哪怕是此时的佛朗机人,也不过是列队放了两排火铳之后,直接短兵相接。

  因而,更锋利的刀剑,更趁手的兵器,才最紧要。

  除此之外,便是战马,无数的战马,自大漠里精挑细选而来。

  这战马,在黄金洲,才是真正的利器,有了它,若是组建一支一定规模的骑兵,足以横扫所有的土人。

  而至今佛朗机人,陆战只怕遭遇的可能性极小。

  那片大陆,实在太过广博了,大到彼此之间,压根就没有心思去爆发冲突,毕竟,明明地上有银子捡,没有人会愿意,提高自己的难度,跑去先找一个差不多强壮的人,先和对方互砍,去抢人家身上的银子。

  而且,在此时,大家的精力,想来都在建立堡垒,徐徐的扩张开拓方面,攻打对方的堡垒,费时费力。

  除此之外,便是招募更加的匠人,方继藩需要一批铁匠、石匠、木匠,反正但凡有点手艺的,最好跟着一起出海。

  当然……方继藩总觉得,还缺了一点什么。

  他寻到了王守仁。

  王守仁被方继藩盯着,看恩师眼里仿佛若有光,顿时毛骨悚然:“恩师……有何吩咐。”

  “写一篇文章!”方继藩淡淡的道。

  王守仁一愣:“不知恩师要写什么文章?”

  方继藩道:“我已帮你写好了,你和我一道署名即好。”

  “啊……”王守仁觉得自己受到了羞辱,写文章,自己不会吧,为啥恩师帮自己写好了?

  可恩师有时候就是不讲道理的,王守仁摇头:“不知是何文章。”

  方继藩将文章直接送到了王守仁面前。

  王守仁忍不住念道:“征西讨逆檄?”

  方继藩道:“没错,征西讨逆!”

  “新学者,知行合一而已,上承圣学,下安黎民,此谓之儒。今我大明居八荒之中,放眼四海宇内,天下诸洲,远隔重洋之外,佛朗机逞凶于西,其佛朗机者,倡巫蛊之学,诈称上DI之命,以坚船惩威,屠戮四方,为礼教所不容。诸生求圣学大道,既为苍生,亦为往圣继绝学,圣人门下,宜效班超、张骞之事,柔服远人,宣教四海……”

  王守仁念到了一半,忍不住抬眼看着方继藩:“恩师……您这是……”

  “西征啊。”方继藩激动的道:“平时怎么教你们的,读书人要知行合一,要继往圣绝学,教化天下,为师思来想去,大明的百姓,已经教化的差不多了,那些不堪教化的榆木脑袋,再多教化也无用,得把读书人输出出去,而今,你的师公,即将西行,这不正好吗,多鼓励一些读书人去,没什么不好,咱们新学的读书人,上马可以打仗,下马可以宣教,可以修桥铺路,还可以开垦,若只是一群丘八们去,有个什么用,孔圣人是我们的至圣先师哪,四海之内,这么多人,不知何为仁义,何为先贤大道,这像话吗?为师想好了,咱们虽是迟了一些,可是亡羊补牢,为时不晚,得让这天下诸蛮,也都晓得孔孟之道。对外,以孔孟宣教,使外藩臣服。对内呢,将士们远隔重洋,与中国断绝,只有宣教孔孟,才可使他们不忘根本,哪怕是在万里之外,依旧心怀忠义。当然,为师想到,佛朗机人以巫蛊之学,四处招摇撞骗,为师心里实在不安,有了孔孟大道,向所有人送去四书五经,这才是读书人,应尽的职责。”

  王守仁:“……”

  “伯安,不要发愣,说话!”

  “恩师说的有理,不过,这檄文,该润色一下。”

  方继藩觉得自己受到了深深的羞辱……

  可他毕竟是个心胸开阔的人,微微一笑:“为师就欣赏你这一份耿直,你去润色吧,明日就放出去,读书人,要有读书人的样子,送他们去黄金洲,送他们去昆仑洲,送他们去西洋,送他们去天下每一处海岛,将来,甚至要送他们去佛朗机,送他们上天!他们久居中国,是该出去既见见世面,又传播圣学了。”

  方继藩说的吐沫横飞。

  一说到中国,方继藩便觉得格外的亲切。

  中国之名,古已有之,早在先秦之时,华夏族人称其四境民族为蛮、夷、戎、狄,而自称为“中国”。“中国”一词最早见于周代文献,后来随着所指对象不同而有不同的含义。大致说来,或指京师,如《诗经·民劳》注:“中国,京师也”。又被称之为天子直接统治的地区,如诸葛亮对孙权说:“若能以吴越之众与中国抗衡,不如早与之绝”。而后,在《史记·东越列传》中,又有:“东瓯请举国徙中国”。又如《史记·武帝本纪》:“天下名山八,而三在蛮夷,五在中国”。五是指诸夏族居住的地区,如《论语集解》:“诸夏,中国也”。

  在发现了黄金洲之后,朝中对于中国的自称,已经开始普遍了。

  方继藩忍不住嘱咐道:“记得,若要润笔,那也要写的慷慨激昂一些,现在的年轻人,就吃找个,投笔从戎,宣教天下,这才是读书人该做的事,要狠狠的挞伐那些躲在书斋里读书的胆小鬼,狠狠的羞辱他们……不要怕,没人敢找你麻烦,为师给你撑腰。”

  王守仁沉默了片刻,艰难的道:“不用恩师撑腰,学生不怕他们。”

  方继藩这才想起,王守仁也是一个狠人,而且还是人狠话不多的那种。

  这一下子,心情愉悦了。

  ……

  《求索》期刊,第一篇,直接便放出了西征的檄文,此文洋洋洒洒,看得人热血沸腾,号召读书人宣教四海。

  马车里,刘杰下了值。

  自中了科举,刘杰的人生,可谓是顺风顺水,毕竟,自己的师公乃是方继藩,而自己的父亲,是当朝内阁首辅大学士。

  世上,再没有什么人,比他的条件更加优渥了,何况,他还是以状元入仕,他的官途,可谓是平步青云,只短短的六七年,已是忝为翰林侍读。

  自己的前途,只怕已被父亲安排好了吧,又有师公为靠山,想来……二十年之后,自是入阁拜相,延续家族的荣耀,同时,光大新学的门楣。

  可是……刘杰不开心。

  他所学的,是知行合一,是行万里路,读万卷书。

  在那暮气沉沉的翰林院里,每一个人,都对自己笑脸相迎,讨厌师公的人,不会将自己和师公联系在一起,而不喜欢理学的人,也不会视自己为刘健的儿子,而是将自己引以为同门师兄弟。

  刘杰如往常一样,打开了求索的期刊,这期刊,他每一期都会看,在翰林院里和无数的国史、诏书、奏陈打交道,刘杰更喜欢看翰林院里,师兄弟们是否又有什么新奇的发现。

  “征西讨逆檄……”

  刘杰看了头版,觉得有些奇怪。

  这似乎是一个檄文。

  征讨的对象……乃是伪学。

  何谓伪学?

  不读孔孟,即为伪也。

  刘杰低头,看着,车厢里,微微有些摇晃,他坐在沙发上,却是稳稳的端着期刊,每一个字,细细的读。

  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……

  这句话,已很久没有听到过了。

  现在蓦然读起,竟突然,内心有一种情绪在翻滚。

  当初读书……到底是为了什么?

  读书人,应当去做什么。

  孔孟之道,又有什么是孔孟之道呢。

  这四句真言,出自北宋的北宋大儒张横渠,无论是理学,或是新学,没有任何一个圣学流派,否认这个观点,这几乎是所有儒生们的最高理想。

  可是……理想终究会被现实所消磨。

  热血也终究会因人生的坎坷所冷却。

  刘杰低着头,突然,眼里含着一股莫名的热泪,他手微微的在颤抖。

  无数的记忆,师公和恩师的教诲,还有四书五经之中的圣人之学重新充塞了他的脑海。

  他猛地,张眸,眼睛放光。

  他的手,死死的捏着这期刊的边角,几乎要将它揉碎了。

  “大丈夫应该像傅介子、张骞那样,在战场上立下功劳,怎么可以在这种抄抄写写的小事中浪费生命呢!”

  …………

  第四章送到,受不了了,脑子要爆炸了,赶紧去吃药睡觉,求点月票。

  https://www.cdzdgw.com/35_35689/452778736.html
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dzdgw.com。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dzdgw.com